王副所气呼呼地回房,‘砰’地一声关上了房门。

    眼镜男一脸委屈。

    心说,这关我什么事啊?

    唉,还是去吧,谁让人家是领导哪?

    摇了摇头无奈地追了上去。

    却说李向前一路走来,眼前冒出一连串数字。

    “大黄忠诚经验值+1,大黄忠诚经验值+1,沟通经验值+1,理解力经验值+1,嗅觉经验值+1,嗅觉经验值+1,听觉经验值+1.....。”

    来到华联超市门前,李向前对那条大黄狗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在门口蹲着等我,别进去知道吗?”

    只见大黄狗冲他叫了两声,听话地蹲在地上,看的周围人一阵啧啧称奇。

    “这小伙子训狗有一套啊!”

    “是啊,我家的大黄训了三年了都没这么听话。”

    “我家哈士奇更糟糕,让抓耗子它撵鸡,完全听不懂我在说什么。”

    甚至有个遛狗的老头要过来讨教经验,吓得李向前逃也似地离开了,原因无他,他怕麻烦。

    超市里有很多人,来来往往的,李向前走到肉制品区,只见一个围着红围裙的阿姨正在剔肉,看到他过来热情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小伙子想来点什么?

    黑猪肉吗?刚到货,新鲜的,绝对原生态饲养。”

    没想到李向前却摇摇头。

    “我想来几根猪骨头。”

    阿姨点头。

    “肋骨肉吗?好的?”

    李向前再次摇头。

    “不是,是纯骨头,给我来十二根!”

    “啊?”那个中年妇女愣住了,打量了李向前几眼确定他不是开玩笑,顿时生出几分同情来,心说,可怜的孩子,估计是买不起肉想买几根骨头解解馋吧。

    不过就算再没钱几斤肉钱还是能挤出来吧?

    唉,还真抠啊。

    挑了几根骨头称了称,打好标签递给李向前。

    “一共五块钱,你拿好。”

    李向前接过骨头离开了,临走的时候心中有些纳闷。

    这阿姨一脸古怪的表情是怎么回事?

    刚走到门口,就见那条大黄狗便一脸兴奋的站了起来,拼命地摇着尾巴,冲他叫着。

    “汪汪(你真守信用)!”

    李向前笑了笑取出一根骨头丢给它。

    大黄狗仰头接住了。

    “好香啊,往后你就是我老大,我跟你混了。”

    李向前闻言有点无语,心说,做狗的老大我岂不是条狗了?

    只见他又丢了根骨头给大黄狗,说道。

    “可别呀,待会你吃饱咱们就分道扬镳,你别再跟着我,知道吗?”

    他可不想天天被狗缠着,天空中盘旋的那只老鹰,和电线杆上的那只黄鹂鸟已经够他烦的了。

    大黄:“汪汪(可是...。)”

    “没有可是,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。”

    这时只听后面响起一个声音。

    “咳咳,咳咳,那个....。”

    李向前其实早就看见他了,是那个眼镜男。

    不过他一只故意装作不知道而已。

    “你是哪位高人啊,有什么我可以帮你的吗?”

    眼镜男一脸尴尬。

    “你还是跟我回去吧?王副所发话了,你要不回去,我也甭干了,所以求你可怜我一下,拜托了。”

    他向李向前连连鞠躬。

    这倒令李向前有点意外了,他没想到事情如此严重。

    其实要说他真不想干吧?那自然是假的,否则也不会找这家侦探所面试了,他不过是看不惯王副所和眼镜男的德行,故意做做样子罢了。

    “这样吧,给我一个回去的理由?说服我,哥就跟你回去,否则....。”

    没想到李向前话没说完,就见眼镜男掏出一沓钱塞到他的手上,可怜兮兮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就这么多了,五百块,我的工资本来就不多。”

    直奔主题?这小子果然上路啊,那一刻李向前开心地笑了,毫不犹豫地将钱揣进衣兜,一本正经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好吧,我承认你说服我了,咱们走吧。”

    眼镜男抹了一把冷汗心说,还好,还好自己赌对了。

    以最小的损失保住了自己的工作,还算划算吧。

    回到正气私家侦探所,虽然王副所表面上对他的依然不冷不热的,但至少对他没有轻视了。

    “坐吧,那里有咖啡,想喝自己冲。”

    说完就埋头研究了。

    李向前心中好笑。

    那里有咖啡我会不知道的吗?

    这老家伙光说废话,但至少说明他开始承认自己了。

    李向前也没跟他客气,冲了一杯咖啡坐在沙发上翘着二郎腿喝了起来。

    大黄蹲在他面前一直摇着尾巴,这一幕看的王副所又妒忌了,恨得牙痒痒,心说真是一个养不熟的白眼狗啊,我养了它那么多年也没见有多热情,这才多大会就跟人跑了?

    打量着四周李向前一脸同情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说老王,咱们这里也太寒酸了吧?

    改天找个装修队装修一下吧。

    怎么说办公地点也是咱们侦探所的脸面啊?

    否则,客人进来了他会怎么想啊?还以为咱们没实力哪。

    对了,忘了问,咱们所里一共多少人啊?”

    见李向前啰嗦个没完王副所的脸色有点不好看了,半天才吐出几个字。

    “加上老大,一共三个。”

    “老大?才三个人?”李向前无语了,顿时有种上贼船的感觉。

    这简直是不入流嘛!

    “就是加上咱们私家侦探所的所长。”眼镜男推了推眼镜郑重地解释。

    “说起咱们老大那可是隔着门缝吹喇叭,名声在外。”

    “噢?我怎么没看到人?”

    “老大一向神龙见首不见尾,估计他正忙手头上的案子哪,十天半个月怕是回不来了。”

    在他和眼镜男闲聊的时候,王副所说话了。

    “别聊那些没用的,小赵,你先带他熟悉熟悉业务,告诉这个新人一些注意事项。”

    眼镜男推了推眼镜说道。

    “好的,王副。”

    对李向前点点头。

    “跟我来吧。”

    听眼镜男啰嗦了一下午,李向前感觉自己的脑袋都大了。

    正当他感觉有点昏昏欲睡的时候,眼镜男这才说道。

    “累了吧,天也不早了,就早点回去吧,明天是星期天,记得后天九点过来上班。”

    “我是来实习的,是实习!”李向前重复,说着拿起背包向门口走去。
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